轉載自博客來網路書店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web/sys_serialtext/?item=0010759161&page=1

發現那個信封,是在我回到家、吃完晚餐、洗完澡,在自己的房間裡陷入自我嫌惡,還剩幾十分鐘就要跨日的時候。我打算準備明天上課要用的東西而打開書包,卻發現書包裡放了一個陌生的信封。我緊握著信封,像籠子裡的熊似的,在房間裡走來走去。

怎麼回事?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信封正面寫著「致高橋光太郎同學」和「佐野七瀨」兩行文字。這一定是七瀨學姊寫給我的信。可是,它究竟是什麼時候放進我書包裡的?

我有點認真地懷疑,學姊該不會是忍者吧?不但從事諜報工作,還會籠絡人心。她的舉止與其說像名偵探,不如說更像忍者。可能是因為「女」這個字的筆劃,所以人們才把女忍者稱為「くノ一」,但這種事根本無所謂。雕刻刀的刀尖分為「〈」形、「(」形和「一」形,刺在木板上就成了「くノ一」三個字……但這種事又更無所謂了。

我一直提不起勇氣看信,只是握著信封在房間裡走來走去。但這封信卻又不能不看。既然是七瀨學姊寫的信,內容肯定是小說的讀後感。午休時間結束時,我逃離了電腦教室。在這之後,我完全聽不進上課的內容,滿腦子只想著該怎麼辦才好。不管怎麼說,逃走都太幼稚了。放學後,我心想去圖書室或許可以見到學姊,不過去了卻沒看到人。雖然有想到還可以去作為文藝社活動據點的實習室B,但我還沒有那麼大的勇氣。然而,這封信卻在不知不覺中出現在我的書包裡。

信封的封口上,貼著一張四葉草造型的小小貼紙。做好心理準備的我撕下貼紙。信封裡放著幾張信紙。

好,稍微休息一下吧!我跑去廚房喝杯水,然後坐在床上聽深夜廣播節目,又玩了一下手機遊戲,等到跨日之後,才再次拿起信紙。這時,我心裡產生了一個念頭。

……信上應該不會寫著太尖酸的感想吧。

七瀨學姊應該希望我加入文藝社。既然如此,為了不讓我疏遠文藝活動,就算我的小說非常差勁,她應該會使用裹著糖衣般的措辭,委婉地寫下感想吧。她說不定還會稱讚我,好讓我湧起寫作的欲望。早知如此,我就會更努力表現出自己是受到稱讚就會成長的類型了。好了,放輕鬆來讀信吧!

致高橋光太郎同學

謝謝你今天讓我看你的小說。我本來想要直接告訴你感想,但因為你逃走了,我便決定用信件傳達。高橋同學,你的小說實在讓我大吃一驚!文筆未免太糟糕了,讀到頭都痛了起來,連要忍住嘔吐感都很吃力。我只讀了幾行,就在心裡想:「把我寶貴的時間還給我!」

還沒讀完信件內容,我便當場跪坐在地。學姊,妳也未免太快就要我還妳時間了吧!我閉上眼睛,忍耐著一波波朝腹部襲來的打擊感。忘了吧!逃避現實吧!我對自己說。

我在腦海裡重播前陣子吉祥物們在綜藝節目上跳繩的畫面。有一隻吉祥物不小心勾到繩子而跌倒,裡面的人從頭套底下露了出來,其他吉祥物便全部集結起來組成一面牆,防止攝影機拍到裡面的人多麼令人安心的情景啊!拜此之賜,我在精神上受到的傷害逐漸消散。雖然不想,但我還是決定往下讀。

高橋同學,你說你是在國中二年級時撰寫這部小說的吧?既然如此,那就不奇怪了。像這種慘不忍睹的文章,在現實社會中就稱為「中二病」。小說中用來描述太陽下山的形容詞特別令我難忘。文中寫道:「紅色光芒沉下地表,夜晚的幔帳展開雙翼,把世界深深覆蓋在黑暗的懷抱中……」我對此嗤之以鼻。同樣意思的表述出現了三次耶!你能想像,在日落時讀到這種句子的讀者是什麼樣的心情嗎?我認為,使用精簡易讀的文句會更受人歡迎。

我在腦海裡向吉祥物們求救,但它們只是對著滿身瘡痍的我搖搖頭。的確如此。要它們撫慰我的心已經太遲了。我想向學姊說: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吧!當時才國中二年級的我,真心覺得那種文句很帥氣啊!

當然,我認為使用許多雕琢過的文句來寫小說是一件好事。雖然我前面寫著讀到想吐,但那是開玩笑的。高橋同學,你的小說裡還有好幾個缺點,例如對話太冗長、登場人物的特色沒有做出區隔,以及看不出哪句台詞是誰說的等等。另外,原本是第一人稱,卻突然變成第三人稱,這會讓閱讀的人感到混亂。錯誤的文法也頻繁出現,讓我讀到一半就想要放棄。不過,幸好我還是讀完了。

小說中,主角即將踏上旅程,向家人告別的一幕,令我感動落淚。先前對那些裝模作樣的文句所產生的不快感,也因此消失無蹤。我感到,其中所描寫的少年心境,有著人類共通的情感。我並不是為了拉你入社才稱讚你的。如果真是那樣,我就不會指出你的缺點了。我是這樣想的:不管一部小說有再多的缺點,只要有任何一句話能夠打動人心,那就是好的小說。以上是我的感想。謝謝你。

翻到最後一頁,是一張白色的紙。那是只點上「高」字第一筆的入社申請書。在頂端的空白處,有著學姊留下的潦草字跡。我決定不去看那一行字,把紙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,然後重重地把身體甩在床上。

我豎起耳朵,便聽到弟弟的房間傳來說話聲。他似乎正在跟誰講電話。對象會是朋友,還是女朋友呢?

學姊的讀後感讓我很混亂。雖然絕大部分都是尖酸的評論,但最後卻仍有救贖。我回憶起國中二年級時,那一段沉迷於寫小說的日子。我在床上翻來覆去,最後總算從床上爬起來,撿起垃圾桶裡揉成一團的入社申請書。我攤開它,把摺痕撫平,盯著學姊那行潦草的字跡。

你還有心繼續寫小說嗎?

我當然還想繼續寫,可是寫不出來啊!我想這樣對七瀨學姊說。

當我決定要寫小說時,真的充滿了幹勁。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主動奮發向上地去做一件事。然而,我的故事卻沒多久就中斷了。

原因在於我和爸媽之間的關係改變了。此外,跟自己的身世也不無關係。我的閱讀經驗和寫作動機都來自家庭,當我感覺自己跟家庭的關係斷絕時,也同時失去了創作故事的能力。

但是,如果有方法可以克服這些個人障礙,順利編織出故事的話……

如果可以向誰請教寫作方法的話…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日文譯者伊之文 的頭像
日文譯者伊之文

這裡是伊之文的日中筆譯事務所

日文譯者伊之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